<em id="lg3qo"><source id="lg3qo"></source></em>
  • <em id="lg3qo"></em>
    <em id="lg3qo"></em>

    1. <wbr id="lg3qo"><pre id="lg3qo"><s id="lg3qo"></s></pre></wbr><tr id="lg3qo"></tr>
      <sub id="lg3qo"></sub>
    2. <em id="lg3qo"></em><wbr id="lg3qo"></wbr>
        <sub id="lg3qo"><address id="lg3qo"></address></sub>

          <form id="lg3qo"><legend id="lg3qo"><noscript id="lg3qo"></noscript></legend></form>
          <nav id="lg3qo"><listing id="lg3qo"><nobr id="lg3qo"></nobr></listing></nav>


            徐悲鴻?八千里路云和月
            XU BEIHONG?OLD CYPRESS AND TWO HORSE

            二十世紀的中國時局艱辛,頗多磨難。在頻繁的戰爭,構成了諸多知識分子命運的枷鎖。巨變之下,有人登高吶喊,有人順流而下。不同的社會責任擔當形成了他們對于時代命運的沉重思索與身后之名。悲鳴曠野,于飛鴻雁,在中國向來喻指流離之人?!氨櫋边@一名字似乎預兆了徐悲鴻在大時代的激流中沉浮,肩負起家國身世的重擔。古樹-故都印象不勝流離

            “廿六年夏寫兩古樹于南京,九月畫以雙馬于桂林即攜赴渝足成,時倭傾師攻徐州,我心憂傷, 惄焉如搗,悲鴻?!?/p>

            《古柏雙駿》中的款識不過短短的兩句,卻側映出國家最為難熬的一段時光。徐悲鴻先生圖中所繪的雙柏寫于1937年九月的南京,在同一時間里的中日雙方的數十萬大軍正不遠處的上海白刃相接,盡管全國各地的軍隊都在都在日以繼夜的馳援淞滬戰場,但是仍然難掩戰局劣勢。而此時的南京城中,既有舉家避難之輩,也有紙醉金迷之人,慌亂與奢靡同時流轉于秦淮兩岸。早在這一瘋狂的時局前幾年,徐悲鴻便將自己的南京傅厚崗6號的新居提名:“危巢”,據說這一齋號的命名使徐悲鴻與本有間隙的太太蔣碧微產生了激烈的爭吵。前線勢危,內堂煩亂,大廈將傾而不見擎天之柱,此情此情徐悲鴻先生寫此參天古木想來也并非信筆而成。

            雙馬-滇南象郡寧靜安和

            徐悲鴻先生既然將自己南京的居所命為“危巢”,想來提名之時便以有抽身之念。戰事的逼迫,家庭的煩憂以及當局的壓力,都迫使徐悲鴻急欲出走南京。在隨同中央大學南遷以來,徐悲鴻先生的“主任”生活頗不如意,其考慮過地理位置的安定及其與當局的尷尬關系,徐悲鴻整理行囊,來到了“桂系”軍閥的重鎮:桂林。桂系黨派曾經四次倒蔣,與中央政府向來貌合神離。徐悲鴻的“入伙”讓廣西軍閥們喜出望外,徐悲鴻也在這一時期重溫了自拒絕加入國民黨以來,流失已久的高層禮遇。十天之后,從南京轉運包括未完成《古柏雙駿》在內的大量徐悲鴻畫作在桂系專車的運送下,輾轉回歸于徐悲鴻手中。而徐悲鴻在桂林的日子中于這幅未完成的古樹之下添加了兩匹駿馬,記錄了這一寧靜時光的節點。

            只是相比平日所見的徐悲鴻先生騰空嘶鳴的奔馬形象,這兩匹俯首吃草的駿馬卻顯得格外的寧靜安和。形成此種現象的原因頗堪玩味:根據徐悲鴻畫中款識所言,雙馬為九月在桂林所繪,而僅僅在半月之前,本已裂痕頗深的夫人蔣碧微居然西進千里專程前往桂林探視。江南三伏暑熱,若由南京前往桂林,需先繞過敵占區乘船至香港,再轉火車廣州,在乘坐輪船過珠江,最后倒小火輪方入南寧。這段路途迢迢的探望,被后人所傳版本頗多,但大多數的說法都是蔣碧微勸徐悲鴻重回南京。二者千里相會,談心幾何外人不得而知,只是數天之后的不歡而散卻被記錄在各種回憶錄中。數日之后,徐悲鴻先生便在逃離南京前的擎天雙柏之下又補繪這兩匹安和寧靜的雙馬,畫者從心,至于是抒寫滇南象郡的安和,還是寄予了雙宿雙棲的騏驥,在此就不過度解讀了。

            足成-渝城失勢我心憂傷

            桂林之地的短暫停留給徐悲鴻多年來的忙碌生活帶來一絲寧靜的安和,在這一時期徐悲鴻創作了大量向往和平生活的作品,甚至為請人篆刻一方“陽朔天民”的印章??上А疤烀瘛比兆硬⒉怀>?,日軍對頻繁的轟炸與對中原的蠶食總使其憂慮不已。徐悲鴻在隨中央大學遷入重慶之時,《古柏雙駿》也被帶在身旁,這張輾轉西南多年的作品終于在戰火下的陪都補景色完成。國家多年的磨難的與個人的艱辛都在這張“有故事”的畫中得到了充分的寫照。只是畫作雖成,煩憂未斷,如畫中款識:“足成,時倭傾師攻徐州,惄焉如搗,我心憂傷?!?徐悲鴻完成此作之時,東南半壁已落敵手,徐州會戰的主要將領李宗仁與徐悲鴻相交甚篤,故而此次會戰中無論家國好友都讓徐悲鴻憂慮不已。也即是遷入重慶之后,徐悲鴻感慨時局艱難,逐步開始了長達數年的“畫展賑國”的展覽計劃。

            陳振永-檳城最高禮遇

            徐悲鴻在1938年以后的抗戰歲月中,頻繁舉辦畫展,而所得收入全部捐贈軍方。而在國內外的展覽之中也讓徐悲鴻結識了大量的愛國富商與海外華僑。根據《古柏雙駿》中徐悲鴻于1941年重提款識中所言的“振永先生”正是南洋愛國華僑陳振永。陳振永先生少年即遠赴馬來西亞,經過多年經營,漸成南洋巨富。如今的馬來西亞元首的“ 國家皇宮”即為陳振永先生的舊宅,其富可見一斑。日軍侵華期間陳振永變賣家財,籌備五萬美元購置一軍用航機送贈中國,得到了蔣介石授予的紀念勛章。具相關年譜記載,徐悲鴻先生1941年曾前往馬來西亞檳郎嶼、怡保、吉隆坡舉行賑災畫展,結合畫中款識,可知便是在此畫展之行中將此作贈與陳振永先生。徐悲鴻每次賑災畫展雖然名氣所至,觀者眾多,又是為國捐贈所以當地名流都紛紛捧場解囊。但是每次畫展卻也難匯十萬元之數,而陳振永先生變賣家產所贈的軍用飛機,幾乎是徐悲鴻先生數年賑災以來所見最為豪闊者。對于這樣的愛國志士,自然得到了徐悲鴻先生最高的禮遇,也只有這幅歷經數年數地,由徐悲鴻鈐蓋“真宰上溯”印鑒的作品,才是對于陳振永先生最好的饋贈。

            后記:此后不久,日本開始入侵東南亞,陳振永先生擔心日本報復,遂舉家遷往澳洲避禍,住址為日軍洗劫。陳氏家族直至二戰之后方才回歸馬來西亞。十年之前,此作由陳氏后人提供至香港佳士得進行拍賣,才將這段漂泊輾轉的歷史再現。先賢遠走,滄海沉浮,而這幅承載國難畫作卻保存如此完好,重登展場,彷若鴻雁南歸。

            競買此件拍品需辦理特殊競投號牌

            ※656

            徐悲鴻(1895-1953)?古柏雙駿

            紙本鏡心?1937年作??

            款識:1.廿六年夏寫兩古樹于南京,九月畫雙馬于桂林即攜赴渝足成。時倭傾師攻徐州,我心憂傷,惄焉如搗。悲鴻。
            2.振永先生惠教,辛已初春悲鴻敬贈。
            鈐?。罕?、隱者、真宰上訴
            著錄:《中國藝術史》P42,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06年。。
            備注:1.1941年徐悲鴻將此畫贈予陳振永,以表示對陳先生愛國活動之敬意。陳振永(1873-1947),早于十四歲之年便遠赴馬來西亞。日本侵華期間,陳振永變賣家財,籌得五萬美元購置一軍用航機送贈中國。陳先生對教育亦貢獻甚大,為1906年成立之尊孔學校創辦人之一。
            2.香港佳士得2005年春拍lot646。
            XU BEIHONG?OLD CYPRESS AND TWO HORSE
            Mounted and framed, paper?1937
            128.5×76.3 cm?50 5/8×30 in?約8.8平尺
            RMB: 10,000,000-15,000,000

            欧美激情视频在线播放全球共享,国产丰满老熟女重口对白,黃色a片三級三級三級,免费v片无码动漫在线观看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