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lg3qo"><source id="lg3qo"></source></em>
  • <em id="lg3qo"></em>
    <em id="lg3qo"></em>

    1. <wbr id="lg3qo"><pre id="lg3qo"><s id="lg3qo"></s></pre></wbr><tr id="lg3qo"></tr>
      <sub id="lg3qo"></sub>
    2. <em id="lg3qo"></em><wbr id="lg3qo"></wbr>
        <sub id="lg3qo"><address id="lg3qo"></address></sub>

          <form id="lg3qo"><legend id="lg3qo"><noscript id="lg3qo"></noscript></legend></form>
          <nav id="lg3qo"><listing id="lg3qo"><nobr id="lg3qo"></nobr></listing></nav>

            logo
            作品信息

            藝術家:乾隆帝

            作品名:行書《洪咨夔春秋說論隱公作偽事》

            質 地:紙本

            尺 寸:34.5×90cm;34.5×89cm

            編 號:0733

            估 價:8000000~12000000

            成交價:RMB 57,120,000

            乾隆帝 行書《洪咨夔春秋說論隱公作偽事》 2010春季藝術品拍賣會 古代書法專場 作品號:0733 2010-06-05 上午10:00
            萬幾余暇逞才具 十全武功辟唾余
            —乾隆《御書洪咨夔〈春秋說〉論隱公作偽事》卷淺論
            羅漢松
            漢代以降,春秋之學即成顯學,不僅論者、著者紛紜,至如過江之鯽,且論著日繁,卷帙浩繁、汗牛充棟。后世治春秋學者,其盛有兩期,宋明及清,而清代尤以干嘉最為特出。不過干嘉之學風行,今人一般認為是統治階級出于鎮壓和籠絡羈縻臣民政策的需要。雍干時期,出于對相對穩定的統治的維持,上層對文人采取了嚴酷的統治政策。乾隆時期更借修纂《四庫全書》之機屢次禁毀書籍,大興“文字獄”。當時文人學士不僅不敢抒發己見、議論時政,即使詩文奏章中亦不敢有一言一名的疏失,以免遭致殺身滅族慘禍,于是皆傾其一生治經,尋章摘句,逃避現實。
            至于干嘉之學的奠基者,今人多以為屬清初黃宗羲、顧炎武、方以智、閻若璩、胡渭和毛奇齡等人,其盛期則為干嘉時的吳派惠棟和皖派戴震,盡管已經與顧炎武等人開創的“經世致用”的學風相去不啻天淵。至乾隆即位,更大力提倡經學考據,當時名公如阮元、畢遠等也出而倡之,流風所及,天下翕從。不過,一般人很少關注的是,乾隆本人在力倡同時更身體力行,開干嘉學派學風之先,此卷收于《石渠寶笈》的乾隆《御書洪咨夔〈春秋說〉論隱公作偽事》即為其中力證。
            但乾隆選定經學史上籍籍無名的洪咨夔《春秋說》當是頗費了一番心思的。洪咨夔(1176-1236)字舜俞,南宋晚期人,博學善文,尤專經學、詩詞,有《春秋說》3卷。洪氏素以才藝自負,為官耿直,屢次上書直陳弊政,盡管有宋理宗曾御筆稱譽他“鯁亮忠愨,有助新政”,但不見容于權貴,宰相至州縣無不捃摭其短”,至于“十年不調”。非大家、性忠直,其字(舜俞)又深得直以堯舜自居的乾隆之心,正好為臣下治經做足表率。此外,書此卷前一年,即乾隆四十年(1775年),乾隆皇帝曾敕修《欽定勝朝殉節諸臣錄》上下12卷,收錄前朝死節之臣如史可法等,并一一等階,其用意自不在紀念;而洪咨夔生當南宋晚期,雖未死節,但忠直耿介,與此書所倡大抵不差,因此擷出,可見其心。
            而就治經的格式、議論、評摘等內容,乾隆此卷也做足了垂范姿態。所謂“隱公作偽”事,不過是《春秋》開篇所說:“(隱公)元年,春,王正月?!薄巴跽隆奔仁恰洞呵铩分?,也是春秋學之始;只有回答了到底是“哪一位王的正月”,才能繼續治經。歷代學者皆以此為涉及國本的大問題(其核心糾纏于孔子為何不書隱公即位,則隱公是正常即位還是奪桓公位),解經注疏而聚訟紛紜,至今未有定讞。乾隆以此垂范,心思不可謂不縝密圓熟,而選材不可謂不處心積慮。盡管其議論其實可有可無,并無是處,但其評摘倒是極為大膽,所謂“注疏家愈遠愈奇而愈不得其正”、“拾人唾余而以為自出己見”,并非洪咨夔一人如此,千載而下治經者幾乎莫不如是,而這其實也是后來干嘉學者的通病。
            出于自炫的目的,好大喜功的乾隆并親題“論辟唾余”引首于上,似對自己此論頗有沾沾之意。事實上,乾隆之論,不過是他自己“拾人唾余而以為自出己見”的絕妙注解。當然,盡管如此,此卷對其后蔚然形成的干嘉學風的首創之功卻是不可埋沒的。

            聯系我們

            北京市 朝陽區 阜通東大街1號院
            望京SOHO 塔1-A座-23層
            電話: +86 (10) 84400975/76/77
            電傳: +86 (10) 84400978
            郵箱: council@council.com.cn

            您所關注

            匡時關注全球藝術品動態,并將及時更新公司的網頁 與大家分享。

            您感興趣的品類:

            • 中國書畫
            • 瓷器雜項
            • 當代藝術
            • 佛教藝術
            • 珠寶尚品
            您所提供的個人資料,我們將會嚴格保密, 僅用于回答您的問題和評論,或用于用戶 資料更新. 請閱讀我們的保護隱私的規定。
            欧美激情视频在线播放全球共享,国产丰满老熟女重口对白,黃色a片三級三級三級,免费v片无码动漫在线观看网址